本人蠢到让我能留下珍珠泪水。

【云纲】梦

铃声响起时,便是他的末日。

沢田纲吉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落到了如此境地。被夜色吞没的学校走廊比平时看上去竟多了一份死气,指针指向11.25,只剩半个小时了。沢田纲吉走回教室,在自己座位上拿出了准备好的手电筒,手电筒的光线被黑暗吞没,可见度极低。沢田纲吉心跳如雷,平时粉嫩的薄唇现在变得苍白并且紧紧地抿在一起,鬓角也被不自觉渗出的冷汗沾湿。挂钟的声音在幽静中十分明显。

“滴答”
“咚咚”
“滴答”
“咚咚”

走廊的深处,跟着挂钟的频率响起了让人恐惧的声音。沢田纲吉吓得双腿发麻,脑子里却拼命地想抬起自己的不听话的腿。跨出去的那一瞬间,沢田纲吉笑了,他飞奔着,不管身后规律却越来越近的声音,他下意识跑...

她和他

第一章

百无聊赖。


这四个字大概是形容她这几日的生活状态。室友都回家了,假期干嘛不回家呢?要怪她的懒惰,高铁不愿坐,火车更不用说了,一来一回便要过去三天了,剩下的飞机票又太贵。总之就是不回家,她想,诸多理由又怎样呢。


身边缺少了人气,想法也跟着变多了。


单身了许多年,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你管我,男朋友有什么好的,我一个人挺潇洒的。


是啊,结果不还是深夜发情发浪想男人。


…….闭嘴。


她面无表情地听着脑海里的两个小人儿吵架,想着,也是时候该找个男朋友了。想法总是美好...

【云纲】再见(纲吉篇)(双向暗恋)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是一具没有任何感情的木偶,他忽略自己的感情太久了,喜怒哀乐都离他远去了。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内心涌上千万的悲伤,也挤不出一滴眼泪,甚至嘴角还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他的世界变得很安静,听不到牵着大肥土豪在他面前炫耀嘲笑的女友刺耳的声音,听不到咖啡厅里美好的交响曲,听不到外面的车水马龙,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
        沢田纲吉知道自己说了句再见,知道自己的起身离开,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一直都清楚的,自己对女友的忽略。漫无...

难受

想写东西,没有脑洞,写自己的梦境就太大了,求个脑洞啵,有人给我脑洞咩👀

【云纲】没有变。

私设模特纲和摄影雀。
一起成长,没有谁带谁的设定。

——×——×——×——×——×——×——×——×——×——×——
沢田纲吉突然有点恍惚。眼前的闪光灯突然让他有种死前回光返照的感觉。脑袋配合着播放了他的模特生涯,没有大风大雨,走过t台拍过硬照做过街拍,从17岁到24岁,什么风格都试过。

沢田纲吉的脑袋很乱,身体还是不断地摆出各种动作和姿势。

沢田纲吉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直在变化,从初中的废柴纲到高中的读者模特到现在杂志专属模特,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没有变。是什么啊?沢田纲吉的...

略.

想躺在软软的被子上面,晒着太阳,塞着耳机,心里念着某个人,一直从日出念到日落,最后在星空下带着残留在心尖上的阳光默默睡去。
自此一睡不醒。

【云纲】沙发

世界上的午后都是一样的安静,温暖。
无论是日本还是意大利。

沢田纲吉抛开那堆让人头疼的文件,默默地享受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午休。阳光透过窗户被削弱了不少,恰到好处地光线和温度洒在沢田纲吉身上,让他整个表情都更加柔和了。

沢田纲吉用因为一直握笔而冻僵的手捧起那杯在阳光下飘着白雾的咖啡,美味的暖手宝让他心情更好了。享受着“暖手宝”的味道,眼珠子开始乱转,最后牢牢地锁定了办公室里正对窗户的长沙发。

皮质的沙发在阳光下发着光,阳光里的小尘埃像是精灵,在沙发上飘来飘去,挥舞着小手呼唤着沢田纲吉。

彭格列伟大的十代首领被成功诱惑了。

披上外套,特地换上室内准备好的拖鞋,沢田纲吉捧着...

略.

觉得最近的自己已经被甜到身体里都布满了糖霜。
从胃一直甜到喉咙,然后到脑子。
脑子里都是糖霜风暴。
想去糖果屋。

【云纲】金苹果

沢田纲吉从reborn那里得到了一个金苹果。
他看着它,很久。
咬了一口发现咬不动,他转得缓慢的脑子才提醒他。
[这是纯金的,你个傻子。]

沢田纲吉把金苹果给了妈妈。
云雀恭弥来抢钱了。
他说,
[并盛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俨然是一个黑帮大佬,
比某个黑手党boss还黑的黑帮大佬。

而真正的黑手党boss正握着自己妈妈的手瑟瑟发抖。
金苹果呢?
在云雀恭弥大佬手里。
穿着女神装的reborn出来了,
拿着一本空白的圣经。

[奈奈妈妈,你可以把儿子交给云雀了。]
[哎呀,这是小仙子吗,好可爱哦。]
这么说着的奈奈拍了拍自家蠢儿子的手背。
【嘭】【叮】
云雀恭弥把金苹果砸碎了,
掉出了个银色的戒指。

[现在新郎新郎可以交...

秘密·云雀恭弥篇

当第一缕阳光跳进云雀恭弥的房间时,云雀恭弥睁开他那被人盛赞的丹凤眼,仅仅是几秒钟的失神,他的脑袋里又出现了那个蠢蠢的小动物。不怕死的阳光在云雀恭弥的脸上跳着欢乐的桑巴,终于扭着屁股跳到了委员长大人那微微上挑的嘴角上。

‘真是蠢透了’


穿戴整齐的云雀恭弥准时站在了并盛中门口,检视着每一个进入校门的学生。远远地听到几个人的吵闹声,云雀恭弥抬头看了看教学楼体上的时钟,有点惊讶于今天的小动物居然没有迟到。下一秒涌上心头的是今天不能咬杀小动物的可惜。


一向敏锐的云雀恭弥却忽略了他眼中蠢蠢的小动物经过他时突然的停顿和骤然上升的体温。


云雀恭弥的日常很...

1 / 4

© 拖延症晚期贫困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